助词和副词 说里从名词到结构助词

说里从名词到结构助词

说里从名词到结构助词 摘 要:本文利用不同时代的文献语料,考察分析方位 词“里”的来源、方位词“里”转化为结构助词“里”和保 留在部分汉语方言中的结构助词“里”。典型的表三维空间 的方位词“里”产生于东汉,发展于魏晋南北朝,成熟于唐 五代。金元时期,方位词“里”已完全发展为结构助词“里”, 其所在的句法环境为:“NP1里NP2”。明代,“里”出现在 “单音节重叠形容词/副词+里+VP”句法格式中,相当于 “地”。现代汉语方言中结构助词“里”的用法很丰富,相 当于“的”“得”“地”。

一、引言 汉语史中“里”有不同的形体:里、裏、裡、哩。“里” 最早使用,“裏”为其繁体,“裡”为其异体字,“哩”始 于唐五代,方言中也常见。“里”可作名词、量词、动词、 方位词等。江蓝生(1999)指出,受处所词“所、许”转化 为结构助词“所、许”的影响,方位词“底”转化为结构助 词“底”①。我们类推方位词“里”也有可能转化为结构助 词“里”。学界就“里”的方位词用法已有不少的探讨,但 是有关“里”的结构助词用法,较少有文章提及。本文在学 界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结合不同时代的文献语料,主要 考察分析方位词“里”的来源、方位词“里”转化为结构助 词“里”和保留在部分汉语方言中结构助词“里”。

二、“里”从名词转化为方位词(一)方位词“里”源于名词“表里”之“里” “里”的繁体为“裏”,《说文解字·衣部》:“裏, 衣内也。从衣里声。”殷寄明(2006)指出:“里、裏二字 合流。裏,衣之内层在里面,故引申为里外之里义。”②春 秋时期,《左传》中出现了“表里”一词,“表里”即内外, “表”与“里”是相对的。如:
(1)子犯曰:战也!战而捷,必得诸侯。若其不捷, 表里山河,必无害也。(《左传·僖公二十八年》杜预注:
晋国外山而内河。) 先秦时期,一般使用“中”“内”表示具体事物的方位。

直到西汉医书《黄帝内经》中才出现“名词+里”的用法, 而且这类名词主要为表示人体部位的词,如“胸、胁、腹、 嗌、肉、筋髓”等。

(2)六三,即鹿无虞,惟入于林中。君子几,不如舍。

往,吝。(《周易》) (3)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,而谋动干戈于邦内。吾 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臾,而在萧墙之内也。(《论语·季氏 将伐颛臾》) (4)任脉者,起于中极之下,以上毛际,循腹里上关 元,至咽喉,上颐循面人目。(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) (5)上结缺盆,下结胸里,散贯贲,合资下,抵季胁。

(《黄帝内经·灵枢》) (6)黄帝曰:藏府之在胸、胁、腹里之内也,若匣匾之藏禁器也,各有次舍,异名而同处,一域之中,其气各异, 愿闻其故。(《黄帝内经·灵枢》) 例(4)、(5)、(6)中的“里”可以是方位词,表 示某一事物的内部。“腹里”指肚子的内部;
“胸里”指胸 的内部。尤其是例(6)中“里”与“内”连用,此处的“里” 已不是名词,而是方位词。汪维辉(1999)指出:“在‘表 人体部位的名词+里’中‘里’表示的三维空间还不是很典 型,‘里’仍可看作名词。”③ 东汉时期,表示典型的三维空间的方位词“里”开始出 现,“NP+里”中的“NP”使用范围扩大,由表示人体部位 的名词扩大到表示建筑物的名词,如“宫、殿、门”等。

(7)主人答曰:若伎备者当诣王试。时在正节,王集 众技普试艺术。若最胜者赐金千两。王亦闻此女妙,欲纳之 宫里。(《分别功德论》卷四) (8)臣窥思之,与绥和时相似而有异,被服既不同, 又来入云龙门,而称伯夏教入殿里,与桓贤言。(《全后汉 文》卷七十) (9)萨陀波伦菩萨入城门里,遥见高台,雕文刻镂金 银,涂错五色玄黄,光耀炳然,台四面四角,皆反羽向阳, 悬铃旗幡,音乐相和。(《道行般若经》卷九) 确切地说,典型的表示立体空间的方位词“里”产生于 东汉。

(二)方位词“里”的发展魏晋南北朝,“NP+里”中“NP”的使用范围不断扩大, “NP”为具体名词时,如河流、水域,表示建筑物的名词(如 塔、屋、门)、表示容器的名词(如瓮、瓯、甑)、表示处 所的名词(如屋、城),表示室内用品的名词(帐、幔、金 屏、镜);
“NP”为表抽象意义的名词时,如“月、烟雾、 风、曲、今夜”等。如:
(10)襄阳地穴,近求未易;
滇池水里,远访犹难。(六 朝《全梁文》卷十七) (11)昔塔里红函,止传舍利,象头白伞,非谓全身。

(六朝《全梁文》卷九) (12)又以手就瓮里搦破小块,痛搅令和,如粥乃止, 以绵幕口。(北魏·贾思勰《齐民要术》) (13)栗初熟出壳,即於屋里埋著湿土中。(北魏·贾 思勰《齐民要术》) (14)方当奉彼筐中,置之帐里,乍楷桐钩,时悬欹案:
戢意之深,良不能已。(六朝《全梁文》卷十一) (15)麦随风里熟,梅逐雨中黄。(庾信《奉和夏日应 令诗》) (16)夜江雾里阔,新月迥中明。(阴铿《五洲夜发》) (17)短翮不能翔,徘徊烟雾里。(鲍照《赠傅都曹别》) 魏晋南北朝,一些诗歌中还出现了“V+里+形容词” 格式,“里”位于句中,表示一种状态的持续,相当于持续 体助词“着”,同时也表示时间概念。如:(18)绿鬓愁中改,红颜啼里灭。(吴均《和萧洗马子 显古意诗六首》之三) (19)寒田获里静,野日烧中昏。(阴铿《和侯司空登 楼望乡诗》) (三)方位词“里”发展成熟 唐五代,方位词“里”发展成熟。我们对《敦煌变文选》 《敦煌变文集新书》《祖堂集》语料中出现的“NP+里”中 的“NP”进行了分类。“NP”为具体名词时,它主要有表人 体部位的名词(如口、鼻、耳、手、肚等)、表示地点或处 所的名词(如房、村、家、寺、宫、殿、园、山、河、城、 屋、街巷、茶堂、棺等);
“NP”为抽象名词时,如“梦、 月、风、光、香、云、语”等;
“NP”还可为时间名词(如 三月、半夜)。如:
(20)口中出火,鼻里生烟,行如奔电,骤似飞旋,扬 眉瞬目,恐动四边。(《敦煌变文集新书》) (21)目连一向至天庭,耳里唯闻鼓乐声。(《敦煌变 文选》) (22)皇帝梦里得龙肝,其味甚美,忽然惊校,都无一 物。(《敦煌变文选》) (23)行至数步,心里欢言:我闻贞夫烈妇,自古至今 耳闻,今时目前交见。(《敦煌变文选》) (24)含风白发,窣地长衫,抬头如半夜里行,动足似 仙株老桧。(《敦煌变文集新书》)例(20)“口中”与“鼻里”对举,表示方位的“中” 与“里”连用。例(22)、(23)“梦里”“心里”语义抽 象化,例(24)“半夜里”表示时间,“里”由方位域转到 了时间域,语义泛化。

在《敦煌变文集新书》《祖堂集》语料中,我们发现“指 示代词这/那+里”使用较多,尤其是在《祖堂集》中。如:
(25)可借却娘娘百匹锦,(镇)教这里忍饥来。(《敦 煌变文集新书》) (26)忽若共君生那里,寻常自在免忧煎。(《敦煌变 文集新书》) (27)师云:“汝道我这里作摩生?”(《祖堂集》) (28)儿子曰:“某甲祖公在南岳,欲得去那里礼觐, 只是未受戒,不敢去。”(《祖堂集》) 上述四例中“里”已变为方位后置词(词尾),这说明 五代时期,方位词“里”已发展成熟,“里”的这种方位词 用法在我们今天的现代汉语中仍在使用,且使用频率很高繁。

三、“里”从方位词转化为结构助词 (一)结构助词“里”产生的句法环境 在五代《敦煌变文集新书》和《祖堂集》语料中,我们 发现了方位词“里”转化为结构助词“里”的句法环境:
“NP1里NP2”。董秀芳(2013)认为:“汉语将存在与领有 看作相似或近乎相同的语义范畴。领有关系可以看作是存在 关系的隐喻:存在关系是某物处于某一场所范围之内,领有关系是某物处于某人的拥有范围之内,场所确定的范围是具 体的,而拥有的范围是抽象的。”④ (29)水里芙容光照灼,见者莫不心惊愕。(《敦煌变 文集新书》) (30)楚帝轻盈怜细腰,宫里美女多饿死。(《敦煌变 文集新书》) (31)可惜未殃(央)宫里女,嫁来胡地碎红妆。(《敦 煌变文集新书》) (32)(投寄主人王僧世家宿。为主人煞我,埋在舍东 园里枯井中,取绢东行南头屋里)柜子中藏之。(《敦煌变 文集新书》) (33)吾曰:“村里男女有什摩气息?未得草草,更须 勘过始得。”(《祖堂集》) 例(29)~(33)中NP1为地点或处所名词。“NP1里” 与“NP2”既可表存在关系,又可表领属关系。方位词“里” 还没有完全发展为结构助词“里”。

从南宋佛语录《五灯会元》和南宋《话本选集》语料中, 我们发现既有“NP1里NP2”格式的存在,也有“形容词+里 +VP”格式的存在。这些格式为方位词“里”向结构助词“里” 的转化提供了合适的句法环境。如:
(34)师曰:“延平属剑州。”曰:“恁麽则丧身失命 去也。”师曰:“钱塘江里潮。”(《五灯会元》) (35)师曰:“布袋里老鸦虽活如死。”(《五灯会元》)(36)僧作礼,师曰:“是与不是,知与不知,只是新 罗国里人。”(《五灯会元》) (37)师曰:“火里莲生。”曰:“如何是髑髅里眼睛?” (《五灯会元》) (38)宋四公正闷里吃酒,只见外面一个妇女入酒店 来:油头粉面,白齿朱唇;
锦帕齐眉,罗裙掩地。(《话本 选集》) 例(34)中NP1为表地点的专有名词;
例(35)中NP1为 表事物存在的处所名词;
例(36)中NP1为表国家名称的专 有名词。例(34)~(36)中的“NP1里NP2”格式,“NP1 里”与“NP2”既可表示存在关系,又可领属关系。例(37) “髑髅里眼睛”中“髑髅”指代人,此处“里”基本已失去 方位义,表领属关系,是一个领属标记词。例(38)中“正” 与“里”连用,表示一种状态的持续,“里”相当于持续体 助词“着”。

(二)方位词“里”完全转化为结构助词“里” 金元时期,“里”的结构助词用法出现在不同的文学作 品中。元代话本《大宋宣和遗事》中出现了“人称代词(NP1) +里+名词(NP2)”,“里”虚化为领属标记;
在元末的 《朴通事》中,“里”的结构助词用法也得以发展;
金代董 解元的《西厢记诸宫调》中“里”与结构助词“的”对举使 用。如:
(39)我家里书信有麽?(《朴通事》)(40)我家里老鼠好生广,怎的好?(《朴通事》) (41)宋江读了,口中不说,心下思量:“这四句分明 是说了我里姓名。”又把开天书一卷,仔细观觑,见有三十 六将的姓名。那三十六人道个甚底?(《大宋宣和遗事》) (42)是前世里债,宿世的冤,被你担阁了人也张解元。

(董解元《西厢记诸宫调》卷六) 我们发现,在“NP1里NP2”格式中,NP1为人称代词比 NP1为处所名词的领有关系更强一些。例(39)、(40)中 “里”还是既表存在关系,又表领有关系,由于NP1是由“第 一人称代词+地点名词”构成的,“里”的领有关系比NP1 完全为处所名词时的领有关系强一些,但仍没有NP1完全为 人称代词时的领有关系强。例(41)“我里姓名”中,NP1 是第一人称代词,此时“里”已完全虚化为结构助词,相当 于“的”。例(42)“前世里债,宿世的冤”中“里”与“的” 对举使用,此处“里”=“的”。NP2从具体名词(如书信、 老鼠)变为抽象名词(如姓名、债),这也是一种虚化。方 位词“里”在金代已完全发展为结构助词“里”。

(三)结构助词“里”的发展 明代,结构助词“里”所在的句法格式为:“单音节重 叠形容词/副词+里+VP”,“里”相当于“地”(状语标 记),“单音节重叠形容词/副词+里”在句中作状语。如:
(43)家嫂有些妆乔,好好里请他出门,定然不肯。(冯 梦龙《警世通言》卷五)(44)假公子别了夫人,出了后花园门,一头走一头想 道:“我白白里骗了一个宦家闺女,又得了许多财帛,不曾 露出马脚,万分侥幸。”(冯梦龙《喻世明言》卷二) (45)身畔一搜,各有零赃。一直里押到开封府来,报 知大尹。(凌濛初《二刻拍案惊奇》卷五) (46)帝君道:“你这猴子,不管一二,到处里闯祸。” (吴承恩《西游记》上) 以上是方位词“里”转化为结构助词“里”的过程。我 们认为,方位词“里”虚化为结构助词“里”是受方位词“底” 虚化为结构助词“底”的影响,这属于语言的类化作用。方 位词“里”转化为结构助词“里”主要的句法环境为:“NP1 里NP2”,其中NP1的性质决定了“里”的虚化程度。明代, 结构助词“里”进一步发展,相当于“地”(状语标记)。

四、保留在部分方言中的结构助词“里/哩” 我们发现,“里”的结构助词用法未保留到现代汉语普 通话中,而是保留到了现代汉语方言中,字形上“里”与“哩” 并存。《汉语方言大辞典》中记录了助词“里/哩”分别相 当于现代汉语中“的”“地”“得”⑤。可见,“里/哩” 的结构助词用法在现代汉语方言中很丰富。

通过查阅相关方言资料,我们发现结构助词“里/哩” 主要保留在河南方言、安徽宿松方言、部分晋方言(如朔城 区方言)中。郭熙(2005)指出,河南方言中“哩”主要有 四种用法:结构助词、时态助词、语气助词和构词语素⑥。河南方言中“哩”的结构助词用法也很丰富,一是仍可出现 在“NP1(人称代词)+哩+NP2”格式中,“哩”表示领属 关系,相当于“的”;
二是“哩”出现在“VP+哩+形容词 性短语”格式中,相当于“得”;
三是“哩”可用于“形容 词/副词+哩+VP”格式中,相当于“地”。例如:
(47)我哩自行车叫人偷走了。(河南方言,哩=的) (48)你的字写哩怪好看哩。(河南方言,哩=得) (49)他很快哩干完了活儿。(河南方言,哩=地) 在安徽宿松方言、朔城区方言中,结构助词“里/哩” 的用法也很丰富。在这两种方言中,结构助词“里/哩”都 能出现在“(名词/代词)NP1+里/哩+NP2”“V/VP+里/ 哩+名词”和“副词+里/哩+动词”格式中。如:
(50)我里头(安徽宿松方言,人称代词+里+名词, “里”相当于“的”) (51)我哩鞋给穿烂唻。(朔城区方言,人称代词+哩 +名词,“里”相当于“的”) (52)借里车、买里花(安徽宿松方言,V+里+名词, “里”相当于“的”) (53)你教哩方法不对。(朔城区方言,V+里+名词, “里”相当于“的”) (54)轻轻里搁、痛痛快快里吃一顿(安徽宿松方言, 副词/双音节形容词重叠+里+VP,“里”相当于“地”) (55)暂时哩困难(朔城区方言,形容词+哩+名词,“里”相当于“的”) (56)气里头疼、热里出汗(安徽宿松方言,V/形容词 +里+C(补语),“里”相当于“得”) (57)做哩好、瘦哩像根棍(朔城区方言,V/形容词+ 哩+C(补语),“里”相当于“得”) 通过对比结构助词“里/哩”在这三种方言中的用法, 我们发现结构助词“里/哩”在这三种方言中都能作定语标 记(的)、补语标记(得)、状语标记(地),用法较丰富。

五、结语 结合不同历史时期的文献语料,关于“里”从名词到结 构助词的讨论可概括如下:
汉代——魏晋南北朝——唐五代至宋——金元——明 代——部分汉语方言(河南方言、朔城区方言、安徽宿松方 言) 名词、方位词——方位词——方位词、方位后置词、结 构助词(的)、持续体助词(着)——结构助词(的)—— 结构助词(地)——结构助词(的、得、地) 方位词“里”来源于名词“表里”之“里”,名词“表 里”来源于“裏”。方位词“里”进一步虚化为方位后置词 (词尾)。“里”由方位词发展为结构助词由它的句法位置 决定,在“NP1里NP2”句法格式中,NP1由处所名词虚化为 人称代词,NP2由具体名词虚化为抽象名词,位置居中的“里” 相当于结构助词“的”。通过对“NP1里NP2”格式的重新分析,我们发现该格式中,“里”有两种理解:表存在义和表 领属义。当NP1为处所名词,NP2为具体名词时,居中的“里”, 既可表存在义,又可表领属义。当NP1为人称代词时,“人 称代词+里+抽象名词”格式中“里”已完全转化为结构助 词。金代,方位词“里”已完全发展为表领属关系的结构助 词“里”;
元代,结构助词“里”在口语中不断发展;
明代, 结构助词“里”所在的句法格式为:“单音节形容词重叠/ 副词+里+VP”,“里”相当于“地”(状语标记);
“里” 的结构助词用法保留在了部分汉语方言中,且用法丰富。

“里”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用法和发展变化,可以加深我们对 “里”字语法化的认识。

注释:
①江蓝生.处所词的领格用法与结构助词“底”的由来 [J].中国语 文,1999,(2). ②殷寄明著.说文解字精读[M].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 2006:
226. ③汪维辉.方位词“里”考源[J].古汉语研究,1999, (2). ④董秀芳.词汇与句法的关联:词义聚合与句法结构义 聚合的平行性[J].语文研究,2013,(4). ⑤中国·复旦大学,日本·京都外国语大学合作编纂. 汉语方言大 辞典(第一卷)[Z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9. ⑥郭熙.河南境内中原官话中的“哩”[J].语言研究, 2005, (3). 参考文献:
[1]陈玉洁.联系项原则与“里”的定语标记作用[J].语 言研究, 2007,(3). [2]储泽祥.“底”由方位词向结构助词的转化[J].语言 教学与研 究,2002,(1). [3]董秀芳.词汇与句法的关联:词义聚合与句法结构义 聚合的平行 性[J].语文研究,2013,(4). [4]郭熙.河南境内中原官话中的“哩”[J].语言研究, 2005, (3). [5]黄晓雪.语法化视野下的宿松方言语法研究[D].武 汉:华中科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,2007. [6]黄晓雪.宿松方言带“里”和“得”的述补结构[J]. 方言, 2010,(1). [7]黄晓雪.安徽宿松方言的助词“里”[J].方言,2014, (2). [8]江蓝生.处所词的领格用法与结构助词“底”的由来 [J].中国语 文,1999,(2). [9]李颖.朔城区方言助词“哩”研究[D].太原:山西大 学硕士学位 论文,2011. [10]刘丹青.语言类型学与介词理论[M].北京:商务印 书馆,2003. [11]刘晓梅.从认知角度看方位成分“里”的语法化[J]. 南京师范 大学文学院学报,2010,(4). [12]汪维辉.方位词“里”考源[J].古汉语研究,1999, (2). [13]吴福祥.也谈持续体标记“着”的来源[J].汉语史 学报, 2004,(4). [14]殷寄明.说文解字精读[M].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6. [15]中国·复旦大学,日本·京都外国语大学合作编纂. 汉语方言 大辞典(第一卷)[Z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9. (刘小宁 吉林延吉 延边大学汉语文化学院 133002)